欢迎来到网聚网,在这里聚集着网络的经典荟萃,共享前沿情报信息。网聚网为你网络经典荟萃,聚焦时尚热点!

一公升的眼泪

  首先讲个小故事,二战时期,有两个犹太老妇(注意,不是kai)试图刺杀希特勒,她们打探到希特勒将于00:30经过某个街角,于是她们早早地埋伏在一家咖啡馆中(或者说是悠闲地坐在那里喝热腾腾的柚子蜜茶)。00:30,希特勒没有出现,01:00,希特勒没有来,两位老妇神色平静,她们一次又一次掀开竹篮上蒙着的那条羊毛毯子,再三检查安静躺在篮底的菜刀、炸药以及两把手枪。01:30,希特勒杳无音讯,02:00,老妇们终于着急了,她们面面相觑,咖啡馆打烊的时候到了,一贯摆着甜美微笑的女招待很有礼貌地将她们请了出去。深夜的街角显得阴冷而且略微骇人,黑猫窜过,其中一个老妇终于忍不住了,她开口问“你说,希特勒是不是出事了。”此时的她已是满眼关切的神情。

  我知道,很多人会认为我是姚黑,是的,我大言不惭地苛求这个7尺6寸的男人可以像比他矮了1英尺的海耶斯那样蹦来跳去,我希望他能像阿里纳斯那样与人打赌10美元然后勇敢地投出关键球(就算被罚款又如何?),我希望他能像拉希德-华莱士那样让裁判胆战心惊,我希望他能像卡曼那样面目狰狞。可是终究他什么都没有,是的,你可以说我是个姚黑。可是我看到他抱着“作为传统全面型中锋我就是应该展示良好柔和的中距离手感以及背筐技术”的想法甚至不愿意踏入限制区时,我真的快要疯了,我甚至愿意转去看休斯敦彗星或是田纳西州大学女子篮球队的比赛--那所大学有一个叫坎黛丝-帕克的女人,她的灌篮甚至被插播在全美直播的NBA比赛中!姚明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待遇吗?

  我想我能理解那两个犹太老妇的心情,虽然这看起来截然相反。我看着姚明像我所说的那样不断跳投,不断被阻挠,不断将球拍打在地面上,甚至在抢篮板的时候不断徒劳地离地5英寸与篮球挥手作别。嘿,这正是姚黑们所希望看到的不是吗?我开始将注意力从他身上转开,“嘿,海耶斯,他出手了!你的篮板!”,或者“哦不,不要把球给他,他是天然屏障,从他身边绕过去!灌篮!39英寸跳跳头!”,对,每一个姚黑就应该这样思考问题!他被侵犯了,裁判无动于衷地指向底线发球,他满脸疲惫以及愤怒的表情中逐渐抹过了一丝木然。他用尽力气将球轰向篮框,可是余音绕耳之中却只留下一片惊鸿浮光掠影,他们只是面无表情地捡到球重新进攻。我微笑着看着这一切,嘴角抿成标准的弧线就像摄影师给我拍照片时的要求一样,别无二致,确定并且没有变化的表情。

  上午十点,上海春天的阳光像溜滑的芒果布丁一样流到了我的桌面上,我开始大口大口喝水,用一个彩条粗瓷的杯子,姚明又一次翻身跳投,球又一次弹了出来,我突然呛了一口。剧烈地咳嗽,就像我的太奶奶弥留之际一样,泪水突然不可抑制地流了出来,我委屈地看着电视屏幕,大声喊,“姚明,你冲进去呀!”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如此地爱着他,就好像我告别初恋的时候在那个没有雪花的圣诞节对他说我是如此地恨他,但是一转身,我却只能亲吻手机屏幕上他的照片,周围的圣诞老人的胡须背后的每一张脸在我看来都是设想过百遍的他老去的模样。

  最后两分钟,他又一次回到了场上,丰田中心一片死寂--又或者是我不想再听那两个毫无感情的机器人说废话。我看着他勾手,连续起跳拼抢篮板,我看着他将对手死死卡在身后,我看见他在奔跑,我看见他在转身。我看见他的眼神之中没有茫然和失望,我看见那种毫无感情的坚定,就像七武士死去之前,不顾一切的绝望的甚而寻求死亡的疯狂。

  我相信他是休斯敦的保护神,就如我相信上海的圣诞节终究会下雪一样,即使毫无来由,即使被众人嘲笑,我也依然坚信不疑。

  但是你仍然可以说,我是姚黑,因为,我只能转身亲吻他的照片。

标签: 移动
分类:篮球之火| 发布:yalebobo| 查看:460 | 发表时间:2010-08-20
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网罗经典荟萃_聚焦时尚热点 http://yalebobo.com/
本文链接:http://yalebobo.com/?id=91

已经有 ( 0 )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你也评一评吧!  

Design By XvDesign.Com | Login | Power By Z-BlogPHP 1.5.1 Zero